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评论 >> 正文

身影在线访谈:贵州人的文学脊梁,贵州人到底有多贵?
信息来源:本站发布    作者:王万兵    阅读次数:327    发布时间:2019-10-22

身影在线访谈:贵州人的文学脊梁,贵州人到底有多贵?

——访75岁高龄的贵州籍作家高致贤先生


主持人:


 宾: 高致贤


 间:20124月  日 星期  晚上20.00-22.00


 点:身影在线访谈群(QQ:108634701


【本期身影人物介绍】

贵州老高,本名高致贤,作家。渤海郡,江西籍,贵州人,1937年生,1958年工作,先后从事过教育、宣传、青年、文化、新闻、党政秘书等工作。1987年晋升记者,之后相继加入中国作协贵州分会;贵州省杂文学会、记者协会、写作学会、中国现当代文学学会,任贵州省杂文学会理事,毕节地区作协常务理事。退休前为主持大方县文联工作的常务副主席。迄今已有600多万字的作品在国内国外发表。有诗文被收入《中国新文艺大系》等50多种合集并获省和全国奖。个人传略辑入《世界名人录》等65种人物辞典。被多家报刊、丛书聘为特约编辑、记者、作家或专栏作家,退休后旅居深圳。


王万兵:身影人物,榜样力量。这里是团中央“分类引导青年工作优秀活动案例”-榜样人物大型影视系列专题《身影》在线访谈栏目。我是主持人王万兵,欢迎您, 高致贤先生。


高致贤:您好!主持人,身影在线访谈群和转载本次访谈的所有网络媒体,网友们:大家好!

王万兵: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写你的回忆录的?你能说说这部回忆录,对你的人生是总结,还是你另一个自己的开始?


高致贤:2008122日我发出《回忆录连载预告和征求意见稿》之后,便开始写作,并边写边在我的博客和一些网站上发表,收到网友们很多很好的建议和意见;优雅琴声老师对我的每篇博文进行校改,纠正了不少白字、错词和病句,请让我在这里对关心我回忆录的读者表示真诚的谢意!


应该说,二者兼而有之。庸庸碌碌过了几十年,从1956年正式成为学生开始,到我政治上摔了一大跤的1980年之前,我都是个奴隶主义者,自己没有多少主见,有好的主见也不敢坚持,自己的行为完全是按照绝对听老师教导行动、按领导的指挥棒转。

职场中的一大跤终于把我摔醒了,开始了坚持自己的主见,敢爱敢恨,爱憎分明,反而赢得一些主动,取得一些自由与自主;退休之后才有了更多自主,但也并未完全自由与自主。我将这些经历赤裸裸地写入回忆录中,包括我的婚恋变故,我的职场摔跟头等“家丑”均毫不保留地写出来,并发于网上,将其“外扬”,这便是对我前段人生的总结。


我觉得,我赤裸裸来到这个世上,遭到了各种色彩的污染,失去了我的本来面目。通过反刍的唾液,回忆的苦水,将那些表面的斑斓洗去,把我的真身交还社会!让人们看到我的真实面目,还有什么“私”值得“隐”呢?我便竹筒倒豆子,全盘托出来,留个真实的我给读者足矣。这就不枉我回忆此生这一回了!


王万兵:高致贤先生,你是什么动力,让你开“高致贤的博客圈”,而圈里文化人有几百之众。你推动了草根文学的发展。你认同吗。


高致贤:是这样,20069月中旬,有博友说我的博客可以升级建博客圈了,我觉得建起圈子可以多一些交流对象,学习的对象更多,更能消除晚年空巢孤寂、充实我的精神生活。于是我便申请建了个“高致贤的博客圈”,有博友说我个人没有什么名气,这圈名就没有什么影响力,建议改为“不服老”之类有特色的圈名。这是一番好意,但我一直主张网络实名制,可因我的博客只用实姓而未用实名,建圈子我就坚持用实名来兑现自己的观点了;为尊重博友提议,我又建了个较有特色的“老有所乐”博客圈。我无力打理大圈,开始发出几次入圈邀请之后,我便不再主动邀人加入我的圈子了,来者不拒,去者不留,顺其自然,可圈子成员还是发展到500多名。多一个圈子,就多一个发表园地,草根作者有了自己的发表园地,打破了以往纸媒发表的官僚化、神祕感。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发的文学帖子多,入我圈子的多为文朋诗友,这无疑就推动了草根文学的迅速发展!

我在建圈子中还有个小笑话:由于多年行政工作习惯,申请建圈手续完成后,我就坐等批文。一等几日不见回音,我却在网上搜到“高致贤的博客圈”。可我建圈提交的昵称忘了,登陆不上,多试几次还被网管警告:你不是圈主,请不要捣乱,自己睡老婆成了强奸案,真令我哭笑皆非!后来是“实话实说”博主帮助我打开圈子。

建博客圈的同时,我又加入了100个博客圈,我的博坛活动范围就更宽了,阅读博友文章,发表评论和为友留言,审批圈友,推荐博文,大有海阔任鱼跃,天高任鸟飞之感,精神生活十分充实,我又找到了一个生活乐园,家人又因之平添了许多乐趣。外孙放学回家就说“我要坐在外公的大腿上”看我的博客。我便带着他到博友家串门子,省得他到处乱跑。平时已无多少话可说了的老伴,觉得网络天地真热闹,也常傍着我细听博友的倾诉,享受博友的欢乐,与博友共赴悲欢……。她看到那些牛干、马费、羊场子;姬鸣、苟道、猪头肉之类的博客名时,常常笑得合不拢嘴;当她看到“好沙发哟”之类的评论,问我那是什么意思?我说不知所云,她更莫名其妙,便会发出一句“鬼话”的口头评论,老伴也不感到寂寞了,而且任我与异性博友交往她也不吃醋,还常常催我“上网会客啦”!

老伴住到另一个孩子家,我仍在留守处与博友们玩。外孙乐乐放学了,便带他入博去看山乡美景、国外风情,两公孙博来博去,乐个没完。不时还要上论坛去与博友们理论理论。在这男女均爱、老少咸宜的博坛上,真是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许多圈主家中的客人,远比孟尝君家里养的多得多。建了博客,走进网络世界,交朋结友任我,一点不觉孤单,偶尔外出时间长了些,回家便要先看有无最新评论和留言,我与博客仿佛有种初恋感。



王万兵:.老高在退休前,主持过大方县文联工作,那时的文学是官方主导的文学,你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那种传统文学的表达方式吗。我们好多年轻人,都没有经历过那种文学表达方式。你作为文联领导,把那段往事,跟我们网友分享一下。谢谢。


高致贤:大方县文联成立于1990年代初,那时改革开放的方针政策已贯彻十来年了,文学创作的政治环境比以前宽松多了,但仍然执行着徒有虚名的“双百”方针,具体评价作品的标准还是“政治标准第一,艺术标准第二”,文学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写人性和写“中间人物”的作品仍未受到应有的重视。虽然不再要求一定要写阶级斗争了,但作品的中心思想还不能脱离政治!文学仍然像一个不幸的少女,遭到政治强奸。

之所以说当时的创作环境比以前宽松了许多,指的是这时期的作者可以自由投稿,编辑部可以自行决定发表,不再像改革开放之前那样,作者创作的文稿投到编辑部,编辑部认为可用的稿子,还必须经过作者所在地的党委政审合格后才能发表;地方党委不同意,编辑部认为再好的稿子也只能枪毙!我于1966年初调县委宣传部作专职通讯干事的任务之一,就是对报刊社交来政审的稿子进行初审,提出意见之后,再交县委分管领导终审,才将政审结果回复编辑部。这工作是不与作者见面的。许多稿子被政审枪毙了,作者还在盼着发表哩!这不同意发表还算好一点。如果政审中发现稿子有问题,还要通有关单位审查作者,弄不好,作者便会“羊肉吃不成,反惹一身骚”还不知为什么哩!

我本身在审查别人的稿子,我投出去的稿子,编辑部认为可用,也还要返回来让县委分管的领导人审查。哪能像现在这样发表自由?


王万兵:上世纪.80年代,国家人才十分短缺,那时有内招和顶替人才用人机制,换成今天的市场经济用人观,你认为那种弊端对社会和国家,有多大的坏处,你可以跟广大网友分享一下吗。


高致贤:内招现在也还有,顶替制是人事制度改革后才遂步取消的。内招和顶替均是“父传子,家天下”的封建世袭制的实施,是“龙生龙,凤生凤,耗子生儿打地洞”的注释。内招条件由内招单位自订,顶替是不讲身体、能力等基本条件的。父母掌权时将子女内招到本系统或本位培养,退休时,可由内招的子女来接班,内招不完的子女就顶替工作,又成为该单位接班人的后备力量,或曰第二梯队,那个挂着公有制的单位便成为“私家公司”,员工没有提升之望,积极性调动不起来,且当官的为保住其“家单位”的领导权,还会对有危及其领导职位的能人加以打击限制。严重地压抑着人们的积极性与创造力!

而且到了内招顶替人满为患的1970年代初期,农民读书、当兵都实行“社来社去”,农民就完全被排斥在国家编制人员之外。一旦内招、顶替进入国家编制的人,就端上铁饭碗,吃起大锅饭,没有竞争机制,养成大批懒汉,国民经济怎能发展?那不但对国家有害,从某种角度说来,内招和顶替之人也是受害者。为什么这样说呢?他们有了那种优越感之后,学习不学习,工作都是稳靠的,故也失去上进动力,不学无术,一旦进入人事改革,实行公平竞争,他们就会被淘汰。那种用人机制的弊端就不言而了!

假如我们将用人比喻为取水的话,内招顶替只是从几口小井中取水,市场经济竞争上岗用人体制则是以海洋为水源。仅从人才开源这一点来讲,两种用人机制的优劣已不言而喻了!



王万兵:上世纪.90年代改革开放,你作为国家干部,你是如何体会邓小平的南巡讲话精神的,那可是划时代的讲话。那种政治背景,可以跟我们广大网友分享一下吗。这也是你人生经历长篇小说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高致贤:这得从当时我们对深圳的看法说起:1980年代初中期,我们得到的深圳印象很不好,或曰很坏!坏印象多是从社会传言和参观团成员口中得到的。身处交通不便、消息闭塞的乌蒙山区的我,工作于县委机关,虽未达到赴深圳参观的官阶,无缘与深圳谋面,但普通的信息工作岗位也使我算个当地的“消息灵通人士”。可我得到深圳的情况多属小道消息。来自省报的某笔友悄悄告诉我:政治形势变化很快,深圳那边已在“跑步进入资本主义了”!首批组团参观深圳的一位老干部,报告会上说了些空套话后,暗中与几个知交老友谈及深圳观感时流着泪说,“完了!完了!奋斗几十年要打倒的资本主义又复辟了”!一位县委副书记看到深圳桥下的露宿者说,贫富悬殊已拉开。公安局长说,他是县委常委,坐的车还不如深圳一个村支书坐的好!退休后我先到汕头呆了一段时间,听汕头人常以其潮汕文化的悠久来鄙视深圳……。于是,文化沙漠呀!尔虞我诈呀!认钱不认人呀!社会秩序乱糟糟呀!等等等等,不一而足,一言以蔽之曰:深圳特区搞糟啦!

由于这些小道消息的作祟,开始听党内传达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精神时,不少内地干部,尤其是老干部想不通,认为这样搞下去,资本主义真要在我国全面复辟了!于是有人说小平同志已经退休,作为一个普通党员了,为何还要全国传达他的讲话?实质是不赞成他的讲话,不想再深入改革开放了。还传言中央几大报刊抵制发表他的讲话。

后来,小平同志的讲话作为中央红头文件正式下发,层层传达,人们虽然不敢公开非议了,但内心并不很服气。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退休旅居深圳度晚年后,参加深圳市的一些社会公益活动,耳濡目染。我和许多外地来深圳养老的离退休人员一样亲身享受到改革开放办特区的伟大成果,认识到没有国家的改革开放,我们绝不可能到深圳来养老,全国人民的物质生活也不可能这样提高,至少不会提高这么快!这才领会到小平南巡讲话的伟大意。实践令我不得不对小平同志高瞻远瞩的南巡讲话心服口服,心悦诚服!


王万兵:农民工在上世纪90年代南下打工,那时你差不多退休了,你关注过他们没有?他们是改革开放的实践者,是他们这批人制造了深圳速度。你想对他们说说么?


高致贤:我是农民的儿子,当农民到20岁才读书跳出“农门”,我的工作时间98%为农村;我写新闻报也有98%以上属于农村;我于1980年代初发文呼吁《请多树立农民主人公形象》,不要总把农民作为达官贵人的陪衬;最近我先后发表了《闹市中的野外作业者》,歌颂农民工对现代化城市建设默默无闻的奉献精神;《轻视农民就是忘祖》,追溯黄帝神农氏是中国的第一代农民,炎帝、蚩尤均为黄帝的后裔,不承认自己是农民后裔的,除非他不是中国人。农民是中华民族的祖先,我们应感到身为农民而自豪,千万不要因为自己是农民而自卑!农民之所以一度受到一些忘祖之辈的歧视,那是上世纪50年代后期人为地划出一个“非农业人口”的特权阶层所致,农民是受害者,责任完全不在农民自身,我们为何要低人一等?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城市经济建设神速发展,农民工功不可没。我们姑且不论农民在中国历史上“载舟覆舟”的力量,就现实而言,没有农民工之参与,当年最具时代特色的“深圳速度”能够形成吗?


主持人问我想对农民工说点什么?我没有资格对他们咿哩哇啦发议论,更无权对他们指手划脚,我只有老老实实地恭恭敬敬地向奋斗在建设第一线上的农民工们学习!最近我才发表的《苦蒜精神》论,就是我向农民工学习的些许心得。摘发附后,权作为我的汇报补充材料。

附:

高致贤


今(2012)年元旦,“大方人在深圳”的群友们在凤凰山麓举办迎新联欢活动。

群友们要我讲几句,我便讲了野苦蒜从大方到深圳落户的经历。

从大方带些苦蒜颗到深圳种于花盆中,置于阳台上,很快生很发芽,苗叶茂盛。来自内地山区,扎根海滨深圳的苦蒜,经过烈日直射“烤炼”,个中艰辛,人类怎能体验?这与内地来深圳打拼的农民工立足深圳有着许多相似之处,故我将它献给我的农民工兄弟们分享。

苦蒜与菜市上销售的大蒜、洋葱等几乎同形同味,它的味道并不苦,可人们为什么叫它苦蒜?这“苦”,是形容它的生活环境、生长过程之辛苦。我们家乡人称它为野苦蒜,这就更具体了。它是野生的,风霜雪凌无遮挡,无人栽培与施肥,松土除草更无望,一切均靠自力更生,毫无外援,常被人们采扯去做下饭菜。这种生活难道不苦?贫瘠的生长环境,养成它们高度的生长适应性,熬出极强的生命力!在自然环境中,任随风吹雨打日晒,不管雪压霜欺冰冻,只要挨着点儿泥土,它就会生根发芽开花结籽繁衍后代,用自身的辛辣防御食草动物啮食,但也不忘为人类献出馨香。将它和豆豉辣子水蘸大豆花,菜豆腐,连渣捞,其味无穷!

吃苦蒜本是一种享受,但当天我还送给老乡们另一种含义:请大家不要怕吃“苦”!桌上唐勇等一批创业人士立即响应:“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这是一种什么精神?我们姑且称之为“苦蒜精神”吧。这种精神便是一种成功精神!温州人被一些人称为“犹太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对温州人的赞美!他们在与艰苦的外部环境斗争中锻炼出一代又一代的聪明人,一个个颇具商贸头脑,炒房团从国内炒到国外,在市场经济中涌现出一批批富商!

从这里,我还联想到历史上的“闯关东”。而今东北人那高大的块头,那硬板的身躯,那爽直的性格,不也是一代代人吃尽前扑后继闯关东之苦、用生命换来的成功吗?

咱贵州人乘国家改革开放之大好时机,以“苦蒜精神”闯深圳,闯江浙,闯东南沿海,时下还在创业的第一代人中,已经闯出了一批富翁富太富哥姐,只要坚持一代二代地闯下去,何愁咱贫穷帽子不摘?刘伯温的“五百年后看,云贵赛江南”中“赛”的内涵,恐怕就不止于自然物质资源了!

农民工的吃苦耐劳精神是可敬可佩的!与此相反的另一种人的“吃苦”则是可卑可鄙又可恨的!他们吃的“苦”,就是吃农民工们的血汗钱,利用手中的权势钱势欺压劳苦大众!不过这也可以从另一种角度帮铸咱们的苦蒜精神!行文至此,我不禁想起我们去年中秋节贵州老乡们登凤凰山时即兴吟成的顺口溜:

深圳有座凤凰山,空待凤凰千万年;

苗岭凤凰今日至,鹏梦黔月同日圆!


王万兵:关于自费出版书籍之事,你是如何看待的。是不是所有文学作品,都可以走自费出版这条路?


高致贤:对此,我在拙文《作者反“哺”出版人》中谈了一些看法:而今的出版界,出版者为了赚钱,常规出版之外,又弄出什么自费出版等。这也是市场经济发展中的产物,未尝不可?问题在于自费出版不讲文章质量,就看出钱多少。于是,有钱便可自费出书,作者自出自买,出版者毫无风险干赚钱,糟糠之作便有机可乘。

作品写得好,可因作者无权无势,无钱又无名,你就出版不了!于是,有些人为了出名就滥竽充数自费出书,为出大名就多出钱找大出版社出书。越写不出作品的越想出书;越写不出好作品的越想出大书;有钱写不出作品的花钱买人写稿来出书。根本不会写作会赚钱的,也可买人捉刀来出书,遂使劣质书充斥市场;潜心做学问者不会富,好书难得出版。长此以往,滥出版将会毁坏出版市场!

文学作品完全商品化了,它要走向市场,出版社又要自创收入,自费出版已成必然趋势,属于消遣性的文学作品都可以走自费出版之路,可文学史、文艺基础理论之类的历史性的、理论性的研究成果则不能全靠自费出版,国家对此则应有出版补贴。



王万兵:高老开新浪博客,为贵州网络宣传打开了一个窗口,为贵州和贵州人树立了形象,也为我们青年人树立了榜样。你能谈谈你开新浪博客以来,主流媒体关注的那些往事,你可以分享一下吗?谢谢。


高致贤:我建博客的初衷,本是为了消除空巢寂寞,打发无聊的时光,可因我不玩游戏不下棋,一古脑儿写东西。写什么呢?我在家乡生活、学习、工作了几十年,虽然退休后暂时离开贵州,但我最熟悉的还是贵州,离开家乡之后更思念家乡,只要动笔,乡情乡景便自然而然地从内心深处流向笔端。

这我并非刻意而为,而是真情的自然流露。我分别为央视、中华、搜狐、百度、新浪、天涯、华声、凤凰、贵州社区、中黔网等20来个大小网站注册会员,应邀加入十多个QQ群。建博五年多,发表博文3400多篇,影响较大,好评也多,几万人关注了我的博客,好友成千,粉丝上万,我的博客具有一定影响力。我宣传贵州是从真情自然流露到有意为之,除了博客上的不断介绍家乡民族特色和风土人情外,还在天涯社区贵州版、贵阳版开了《我的贵州情结》等专栏,通过网络常向县委县政府领导反映民情,提出建议,为家乡建设尽点微薄之力!得到家乡领导和博友们的大力支持和好评。遵义市绥阳县委宣传部的卜宗学部长读了我反映家民情的博文后,说他评论道:“颇受您为民请命的精神所感动,感动之余,口占一首,聊表敬意-----

白发赤子心,拳拳故乡情.

去家三千里, 十指连着心.

痌瘝常在抱, 疾苦感同身.

拼却古稀年, 为民去请命.


省知识产权处的成丹处长说我把博客办成一个宣传贵州的窗口;

团省委的蔡顺华教授说我是贵州与省外的桥梁。

北京的杂学专家、陕西的天涯倦客等等博友说我是贵州的宣传大使、代言人。

国外的余先生常读我写贵州风土人情的博文,与我成为好友。他看到美国《星岛日报》转载我的《还是大方酸菜美》博文后,从美国把报纸寄给我。

我写中国第一航空发动机制造厂建在大方的历史,在台湾和美国有关人士中引起强烈反响,出生于大方羊场坝的华侨程长龙先从美国给我寄来《航空救国》一书及其它珍贵史料,填补了我县《县志》和《党史研究》中的一些空白。

省内的《晚晴》、《贵阳晚报》,《黔中早报》、《毕节日报》,省外的《老同志之友》、《互联网天地》《当代老年》等纸媒也报道了我的博客。


王万兵:.最近,贵州籍作家QQ群在老高的指导下,由贵州籍作家王警之创建,如今群里有近200人,你最初的想法是什么,如今,面对贵州文学,这个网络平台,如何推动贵州文学?


高致贤:这说不上指导。这贵州籍作家交流建起来之后,我应邀入群,且被群主提升为管理员,我无力为群友服务,十分惭愧!

多谢王警之、粟多美来到我家中介绍了他们建群的宗旨与一些活动的计划,对我很有启迪,在如何为推动贵州文学发展贡献帛薄之力上,我们的心是相通的。我首先感谢他们对我的尊重,而后谈了一些个人的看法。我们这个群纯系草根组织,没有官僚机构,不写官样文章,充分发挥群友们各自的写作才能,让草根文学在这里有个发表园地。

贵州籍作家分布于国内外,群星闪烁于全球,我们通过群友交流,将贵州籍作家分别于各地拥有的各种可利用资源整合起来供群友分享,从而促进贵州文学创作的发展!很多事情我说不好。不过,群主王警之对此已有很好的意见,我想将他的意见介绍给大家。


王警之: 2012-1-31 23:32:21

高老,我看到您的留言,非常重视,所以写下以下言语! 晚辈献丑了。



……

对于贵州籍作家交流群”等事务,谢谢高老的肯定。历史以来,我们家贵州人都是团结的,都是大肚的,都不是孬种。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团结一帮人共同做一些具具体体的事业,能影响贵州历史,中国历史,人类历史的事业。刘伯温有云“江南千条水,云贵万重山;五百年后看,云贵赛江南."好一个“五百年后看,云贵赛江南”,妙哉,快哉! 现在的贵州人很团结,晚辈很开心。我想“夜郎自大于世界,突出特色要发展;大学挂钩名牌校,人才开发定首要。”21世纪的头三十年,贵州人将会有所作为,这是历史的大趋势。当前,能以最快速度来团结一帮贵州有识之士,只是网络能做到。“贵州籍作家交流群”就这样在诸位先生呵护的条件下出生的。

其实,我只是申请了一个号而已,现在还没有为家乡做什么,惭愧!这个群的主要贡献还是高老(作家高致贤)、粟多美先生、阿琪阿钰等老乡的贡献。我是没有什么贡献的。《南方作家》主编阿琪阿钰的贡献很大,他常常和各位老乡交流。当然,汪常也辛苦了!各位老乡辛苦了!谢谢各位老乡的支持!我想,现在群里的135个贵州老乡,在历史的长河里,浩浩荡荡地走着,向全世界发出贵州在21世纪崛起的声音。 开群以来,得到了郭老思、王万兵、南欧、颜若水等135个老乡的支持,我很开心,照这样发展下去,贵州是有作为的。20年后贵州是可以和广东一线省份叫板的,我们要敢于去挑战,去寂寞、去奋斗。


关于开群以来遇到的问题,晚辈是这样想的:


一:现在 有西篱、牧之等资深作家加入,实际上是“回家”,因为这个群叫“贵州籍作家交流群”。既然是贵州籍的,那贵州籍的人士,包括常常居住在贵州,和对贵州做重大贡献的人士都可以进来,也可以出去,然后再进来,来去自由;进入这个群的门槛是,大家公认的文学写手(包括小说、诗歌、散文等)。大家公认的是:1 )作家协会的、如西篱、牧之等资深作家。28090后 的文学苗子,未来100年是可以代表贵州的文学界征战的。目前“回家”来的135个文学写手都是合格的。


二:关于 “作家”或者“诗人”戴帽子的事情现在出现了争议。好,很好,非常好!没有争议的事情是没有价值的。卫功力、王剑平先生退出去以后,我就感觉到有必要改进本群交流一些条例。1)凡进来的文学写手,我们的管理员都可以给来者戴一个帽子"作家”或者”诗人“评论家”等帽子。这是尊重,因为我们不是官方的组织,也就是说,一种祝福,直接了当的说是恭维. 2 )进来者认为,他可以不要“诗人”或者“作家”等帽子,可以,高兴就好,反正该群就是用来文学分享的。那也可以这样:地方+常用名。常用名为:百度能搜的笔名,这本群从新用笔名也行。例:1 诗人-西篱 2 九洞天-汪常、九洞天-王警之。我想我们贵州是夜郎自大之州——夜郎自己强大之省,能包容这样的事情的。贵州人是有大肚之心的。


关于群名字问题。“贵州籍文朋诗友交流群”也好,“贵州籍作家交流群“也罢,它只是个名字而已。其实用”贵州籍作家交流群”有这样的好处,百度好收,有实力贵州的写手可以随时加入,而不用记住群号;还有就是顺口,好听。我们是这样欢迎他们的,如 胡树彬的作品在浙江是代表着贵州文学,我都关注他(她)几年了。没有人不会喜欢他(她)的作品,我只喜欢看好作品,有中国作家协会的帽子没有还作品,我不喜欢。 我想我喜欢的是好作品的人作者,而不是喜欢好作协的作品。 一句话,我只喜欢好作品的作者。胡树彬,我喜欢。这是我个人意见而已。不过我会求同存异的。随便说一句:前几天和一个叫王骏升的老乡聊天,他说,大方文联前任主席高致贤的杂志,很好。


四:关于有人进有人去问题。欢迎存在,这个来去自由,留得住他的人,留不住他的心,留得住他的心留步住他在人世间。勉强不得。 我们要建立一个QQ群交流的香港制度”。就是爱写作的贵州老乡,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来了可以走,走了可以来。这个贵州老乡的权利。所以,我,王警之,是欢迎 王剑平、卫功立等资深诗人的,我个人会常常到 王剑平新浪博客、卫功立新浪博客学习、交流、论道。我虽然没有蔡元培、胡适等民国那些大师的容忍自由的风范。但是,晚辈尊敬他们,崇拜他们,原意学习他们,如果我崇拜别人的话。遗憾,鄙人知识浅薄,人间阅历短浅,还没有崇拜那些伟大的政治家的想法。


五:关于群里交流问题。本人此生以“爱国、爱家”为信仰,建立该群的目的是 “文明交流 、团结贵州人、建设家乡。”故此,诸位老乡请深思。我想,我们交流的言论应该是和谐的,毕竟我们是贵人之州的;我们交流的内容应该是关于写作的,毕竟这个群叫“贵州籍作家交流群”;我们应该分享梦想的,毕竟我们都是有想法的人。如果有言论不当者,言者自己负责。


最后, 网络问题,大家不要想到就是天堂,想说什么说什么,说出格的话是要付出代价的,看来有的人不太了解真正的“文化大革命”的厉害和残酷。用大腿说话都行,只要不攻击执政党,这是我想对诸君说的。这些年, 关于网络监管问题,网友认为自己可以无法无天,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其实,他不知道,每一台电脑都是被公安部“看好”的,就像一家人分一块土地一样, 你可以自由耕种,一旦你的土地有点风吹草动,警察就会到,网络上讨论过分出格的话亦然。


谢谢高老的肯定,谢谢在此的135老乡,以后我们会有500号的团队。那时候,贵人之州真的有贵人。


王万兵:贵州有多贵,问问贵州的山和水。贵州有多贵,问问贵州文化人。老作家高致贤,只是贵州人有多贵的文化使者众多之一,不过,作家高致贤先生,他撑起了贵州人文学发展路上的脊梁作用,也再度彰显贵州人的贵州精神,并且把这一贵州精神提到又一个高度。我们衷心祝福作家高致贤先生,龙年创作丰收,合家欢乐。同时,也祝老作家高致贤先生,身体健康,培养出更多更优秀的作家。我是主持王万兵,下期再见。


责任编辑:罗龙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3 http://bj.gzzj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贵州作家网-毕节作家网 © 版权所有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 黔ICP备18010760-1号  编辑入口

法律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站长  QQ319304725  电话 18379998988  新闻:18317920825 官方投稿邮箱:bijieszjxh@163.com

广告:18317920825 网站标识码: 5205000011  网络举报:18379998988


您是本网站第 3019438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