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来到贵州作家网:www.gzzjw.cn
分站:
贵州作家网: >> 原创作品 >> 散章 >> 正文

贵州作家彭中江散文作品《远去了的老屋》
信息来源:溢情乌蒙    作者:彭中江    阅读次数:11495    发布时间:2019-10-18

作者:彭中江 来源: 溢情乌蒙



历经过许许多多的风霜雪雨,见证过不少世道更迭的老屋,在五年前就不存在了,但一旦回忆我的童年,就会想起了老屋。

老屋处于寨子中间,是七柱木房,四列三间,清一色的杉木,堂屋的大门处还有两扇腰门,左右两侧还分别安装两扇旁门,旁门上部是花窗,花窗的窗格上有镂空而成的飞鸟走兽,虫鱼花草,每个格子里的图案均不相同。旁门的下部分是门板,上端雕刻着二龙抢宝,凤凰飞翔等图案。这些别具匠心,镂空精美的窗花,在别处是很难看到的。上一辈的老人讲,这老屋最低也有一百年,据说是四川木匠的杰作。可惜,由于好看,奇特,有不少的窗格图案,被人掏了去。

关于老屋,有太多的故事,常被人们提起。

解放前,老家一带闹土匪,经常,扛着大包小包的土匪吆喝着不知从哪里抢来的大牛大马,从老屋背后的大山之间的路上慢腾腾的走着。寨子上的老老小小,一时间害怕得逃进山林钻岩洞,寻找一个藏身之所。土匪过后,才东一个西一个从石旮旯、草坡竹林里钻出来。

晚上,当最后一家的昏晕的桐油灯熄灭,老屋周围又响起了“呜哇,呜呜——”的豺狗叫声,让人听得毛骨悚然。其实,当地所说的豺狗,就是指狼。那个时候,豺狗很多,遇到豺狗和豺狗打斗的事常常听到。在白天,还有人看见三五只豺狗从老屋对面的小路上明目张胆的行走。那时,不光是豺狗猖獗,而且豹子也很放肆。曾经在大白天,生产队里一只大绵羊,就是被从山上的树林里窜出来的一只豹子拖去吃掉的。晚上,外出的人们,都要一手提灯,抑或举火把,而另一手则拿一根木棍,以预防豺狗豹子的偷袭。

后来,村里来了一支进山追剿土匪的解放军队伍,在村里作短时间的休整。上年纪的人讲道,解放军的长枪就架在老屋前,还有几挺机枪搁在老屋的院坝里呢。炊事班设在老屋前不远的土墙房里。当热气腾腾的饭菜熟了的时候,炊事班班长还给村里来看热闹的小孩子饭吃。

想不到的是,自解放以后,老屋四周豺狗豹子渐渐不见了踪影。


岁月之间,老屋几易主人,大集体年代,父母借钱买下老屋的其中两间。老屋的前后都有院落,后院用来堆煤,堆柴禾,砌灶;前院,是我们常嬉闹玩耍的地方。寨上的木匠用一根约一米长的直木定在地上,然后用长两米左右的一根横木套在直木的顶上,做成所谓的磨磨秋,这就成了寨上的小孩很喜欢的简单的体育用具,两个人分别担在两头,只要脚一点地,横木就带着两人飞快地旋转,叫做打磨磨秋,一时间,欢笑声在寨子上空回荡,很有趣味的,有时候连寨子上的年轻人都来打磨磨秋。

和我一般大的孩子,还在老屋的院坝里玩叫做牵羊摆尾的游戏。用一人扮“羊大妈”,一些小伙伴排队在“羊大妈”后边扮“山羊”,每人都紧紧抓住前边人的衣衫尾巴;另一人扮“狼”。游戏开始,狼对羊大妈说,羊大妈,你的山羊吃了我的麦子。羊大妈说,我的山羊没吃你的麦子,不要冤枉我。狼说,吃了我的麦子你还不承认,你看是要用枪打,还是用狗追?羊大妈理直气壮的说,我的山羊没吃你的麦子,随便你怎么都行。扮演狼的人就抓了三把泥巴,做出像开枪的样子,往羊大妈和他身后的山羊们的胯下打过去三次,羊大妈赶紧招呼后边的山羊们跳起来,躲过狼打来的三“枪”,然后,狼开始张牙舞爪的疯狂地往羊大妈身后扑过去抓山羊。羊大妈带领山羊们,左躲右闪,忽东忽西,保护山羊,和狼进行不屈不挠的斗争,院坝里一阵阵嘻嘻哈哈声响起,闹热得很,寨上一片沸腾。最后,有些扮演山羊的躲得不及时,还是被扮演狼的给捉了去。捉去了的,最后唱歌或学猫叫了事。这很精彩的活动,跟书上说的老鹰捉小鸡的活动情形差不多。

腊月和正月,是一年中山村里忙活少的日子。晚上,寨子上的年轻人最喜欢来老屋的堂屋里打瞎摸。一盏煤油灯放在神龛上,昏暗的灯光中,堂屋里人影晃动。一块手绢或围腰蒙住了一个当蒙瞎的人,有人送蒙瞎到堂屋中间,边送边说,送瞎送瞎,送你到堂屋里滚滚爬爬。说完,送瞎的赶快离开,蒙瞎就开始凭感觉在堂屋里抓人,蒙瞎那不得目的不得方向地手舞足蹈抓人的样子引得堂屋里的人一阵阵哄堂大笑,大家东窜西窜躲避蒙瞎的乱抓。有些胆子大的还悄悄走到蒙瞎的背后拍打蒙瞎的后背,戏弄着蒙瞎,这在游戏中叫做添捶。蒙瞎抓不住东窜西躲的人,反过来侧起耳朵听声响,警觉欲发现身后来添捶的人,来添捶的人有时候太大意,手还没拍打到蒙瞎的后背,就被蒙瞎逮了个正着,堂屋里又是一片欢笑声,随后,被抓住的人又来替当蒙瞎,接受堂屋里的人的添捶和戏弄。堂屋里再度传来了人们嘻嘻哈哈的热闹声。

有时候,年轻人们还在老屋的堂屋里“请地牯牛”“请七仙姑”等等民间文娱精彩活动。




老屋的房间里,长时间烧的是土炉,长久地温暖着老屋,温暖着老屋里的每一个人。小时候的我们就知道土炉的谜语:一个懒婆娘,吃些粑粑阿干糠。我家的土炉是请打火匠打的,我们挖来黑糯泥(黑糯泥打制的火炉不会开裂),除去细石和杂质,加水踩糯,打火匠用石灰在地上画了一个比水桶大一些的圆圈,接着把衣袖卷起来,用黑糯泥一坨又一坨的沿圈加高,边堆高边用一块小木板拍打紧实。火炉有膝盖处那么高的一截打好后,打火匠就暂时停工下来。过了三两天待泥巴干后,打火匠又再用黑糯泥加高到八十公分的样子,然后又再过两三天,打火匠又来打理火脑壳的那一部分。火炉打好后,打火匠继续用木板轻轻拍打火炉的全身,把火炉拍打得结实且光滑。又过两三天,打火匠才用小刀开通风的火洞,炉火底下处相对而开的是大火洞,中间部份则开小火洞。至此,打火炉的工程就结束了。有时候我们问打火匠,打火炉有什么秘密,他呵呵一笑:上边去得一只手,下边睡得一条狗;毕节的火炉打得矮些,大方的打得高些,所以有毕节的炉火烤腿,大方的炉火烤嘴之说。

老屋里土炉旺旺,炉火上的饭菜香喷喷。童年的我,就是在这温馨的环境里,过着衣食无忧的生活。

火炉的上边,每家都有一个树杈制成用绳索之类拴住悬挂在楼枕上的家什,叫小炕,老屋里也不例外。这种小炕不是北方人的那种供人睡觉的铺,而是用来烘炕辣椒和瓜子之类的。老屋里的小炕,偶尔看到一根棉线或米草之类拴着一小块煤炭吊在小炕的上边,那是治淋巴结炎的一种习俗,当居住在老屋里的人患上淋巴结炎以后,就说是生痒子,或叫腿磐,就拿一小块煤炭,在腹股沟的淋巴结处滚动,边滚边说:滚痒子,痒子死,滚腿磐,腿磐死。说完,就把煤炭拴吊在小炕上。



改革开放后,年轻人们都纷纷走出山寨,读书的读书,打工的打工,老屋里再没有人来打瞎摸了,在民用电还没普及之前,常会从老屋里响起吱吱呀呀的推磨声,好像一首古老的歌谣从远处传来。在后来,农网改造让寨子的电力磨面代替石磨磨面,老屋里连吱吱呀呀的推磨声也没传出了。老屋寂静默然,犹如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在安度晚年,过着清静的日子。真的,老屋确实需要清静一下了,它毕竟为居住过屋里的人付出了许多。

老屋实在太老了,柱头上出现了蛀虫,有些柱头檩子出现空洞。大家看到老屋已经成了危房,都搬了出去。五年前的腊月,寨子上的年轻人回来过年,看到摇摇欲坠的老屋,大家确定把它拆了。老屋的历史从此画上一个句号,而老屋给我的回忆则是感叹号。

现在,我每次回到老家的寨子,经过老屋的屋基旁,只觉一片荒凉冷落。老屋的地基四周的蒿草一人多高,荆棘丛生,不经意间,还有雀鸟从蒿草里飞出。好在是,不远的地方,钢筋混泥土的人居建筑,拔地而起,倒也有几分生机的态势。

老屋不存在了,但它那精美的图案,关于它的故事,还在常常被人提起。对于我来说,老屋曾伴随过我度过美好的童年,那些曾在老屋前后嬉闹之声还在我耳畔隐隐萦绕,老屋也就成了我难忘的一个记忆。



已经有 0 条评论
最新评论

Copyright @ 2013 http://bj.gzzjw.cn All Rights Reserved  贵州作家网-毕节作家网 © 版权所有   

国家工业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 黔ICP备18010760-1号  编辑入口

法律顾问:李向玉律师(贵州洲联合律师事务所副主任,电话:13628552882) 

站长  QQ319304725  电话 18379998988  新闻:18317920825 官方投稿邮箱:bijieszjxh@163.com

广告:18317920825 网站标识码: 5205000011  网络举报:18379998988


您是本网站第 30070869 位访客